首页 玄幻小说 修真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免费 排行 看漫画
搜索
今日热搜
消息
历史

你暂时还没有看过的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历史
收藏

同步收藏的小说,实时追更

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过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收藏

华币

0

月票

0

正文 第一章

作者:白灵枫曦 字数:10360 更新:2022-08-06 04:05:12

医院的走廊里充斥着各类药品和消毒剂的气味,过道两边的座椅已经坐满了人,手术室外,一对夫妇焦急的来回走动,焦虑和不安写满在这对夫妇脸上。

“你们坐会儿吧,现在这样你们就是再走来走去也没有办法不是嘛。”声音从坐在一旁的众多病人家属出现。男转过身看向众人,众人的目光也齐聚在男人的身上,男人尴尬的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便对他的妻子说:“老婆,你过去坐会儿吧。”

女子也只是把头微微一偏,眸子已经开始变得湿润,嘴里嘀咕着“怎么…坐得下啊。”

男子也不知道改如何安慰女子,只是默默的站在原地,片刻后…碍于在场的家属们的压力,男子只好拖着妻子坐在一旁,坐下时还不停举起手示意刚刚很不礼貌的行为。一旁的一位家属说到:“没事的,我们都在等呐,看你们着急,大家也会着急。”

“是…是,不好意思,给大伙太麻烦了。”男子说着,双眼也开始微微变红。

片刻的寂静后,手术门打开了。

“医生,我孩子怎么样了!医生,医生!”男子焦急的问着,双手不停的拉拽着医生的外褂。

“家属,您冷静点,还没到您孩子的通知,目前孩子还在接受检查…”说着推开男子举手示意后方的家属上前领取通知。

“后面的张狗家属…现在病人需要家属签字…”

“在这儿!,医生啊…俺家阿狗不会有事吧…”

“您放心,我们会负责治好您的孩子的,现在需要您签字…”

“好…这里是吧。”

男子无奈退后,瘫坐在候听椅子上,女子见状靠过来抱着自己的丈夫,两人就这样互相鼓励着。

不知不觉又过了一段时间后——“病人宋璟冉家属!”

“这里!医生怎么样我的孩子,现在没事吧。”夫妇几乎同时纵身站起说到。

“很抱歉,目前有两个坏消息,希望你们做好心里准备,”

“您先告诉我孩子怎怎么,我不管好坏。”一边的女子拽着医生大声说到。泪水已经不听使唤的从眼睛蹦出。

“目前情况比较严峻,孩子的脑瘤已经变的异常危险,由于孩子不满一月,身体机能无法承受巨大的药量冲击,现在只能通过微量的药剂暂时抑制,但还是有随时复发的可能……”

听完医生说的的,夫妇二人的脸瞬间煞白,女子更是直接瘫坐在地上,

“那我的孩子是不是……”,男子也没有来得及细想便颤抖着声线脱口而出。

医生把眼镜取下擦拭了几下又戴上,接着叹口气后继续说到:“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只是对于新生儿出现脑瘤病例的案例,鄙院也是第一次遇见,我们没有办法完成这样的手术,这边也已经将情况转给总院,根据总院给的分析报告是有可能治疗的。”

听到这儿,男子和女子那本是灰暗的眼神中又显出一丝光亮来。

“医生!什么办法都行,只要能治疗……”还没等话说完医生便开口打断了。

“这就是第二个坏消息,手术治疗对于新生儿的危害极大,即使是总院那边也不能保证手术一定能成功…还有就是医疗费用……”

话说到一半医生又抬了抬眼镜,接着又叹了口气继续说到:“算了……我还是将清楚吧,医疗费用至少也得十万…而且手术风险很高……”

说完男子也身躯一震瘫坐在地上。

医生没有动摇,眼镜上映出男子悲痛失落的模样,微微俯下身拍了拍男子肩膀……

“你跟我来下…”

——没多久医生和男子的身影就出现了医院无人的角落里。

“有些话,我不好明说,孩子虽然有治疗的希望,但毕竟成功率太小了……”

“可是……”

“我明白你的心情…当着你妻子的面我不好说,医院来来往往那么多人,什么样的家庭我没遇见过?看你们的情况即使有治疗的机会,但付不起医疗费用…还不是等于没有希望。”

“……”男子沉默着,一股无力感却深深的挤压着他的胸脯。

“我说这话兴许就不像个医生了,但……唉……算了……不像就不像吧……”

“啊……?”

“你们还年轻……再要一个吧……”

说罢,医生被过身去,微微摇头走出了角落,只留下男子一人在发暗的角落里驻足良久。

又过去片刻后,医生和男子才陆续出现在等候厅外,看着女子憔悴的神情,男子也是一副心疼,很快便走到上前去安抚起来。医生也同样站在了两人身边。

“孩子现在在观察室,去看看吧……”医生弯下身拍了拍男子的肩膀,厚重的镜片下也泛着一丝湿润。

片刻后两人跟随着医生去了观察室,小小的玻璃罩里,一个小生命被各种线缠绕着,四肢不停的摆动着,就像在说,

“来吧病魔,我才不怕你。”

女子见状一把趴在玻璃罩上,用手轻轻抚摸着玻璃表面,嘴里低声呼唤着:“璟冉真乖,都不哭的,妈妈呀…还不如我的小璟冉,璟冉要好起来,妈妈啊,要带璟冉去外面的世界,去看好多好好看的地方…”

男子和医生静静的站在女子的背后,医生拍了拍男子肩膀。

“让他们母子待会儿吧,你跟我出去签个字…”说罢,男子便随着医生静静的走出房门。

又待片刻后,医生禁止了女子继续待在观察室,在女子走出来时,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已经完全消逝了,短短的几个小时,女子萎靡消瘦了很多,眼角都是臃肿的,头发也异常的凌乱。男子上前搂住妻子,将妻子带到座椅旁,两人再一次依偎在一起,无声的抽泣着。

“老婆…我们不治了吧”男子语重心长的说着,眼里已经没有了任何光亮。

“啊……?”女子突然惊慌,蓬垢面容对着男子。

“你怎么能…那可是你亲骨肉啊…”

“可是…我们没有钱治了…而且医生也说…”男子试图解释着。

“送出去吧…丢到大街上…万一,万一被好心人捡走…”

“啪!”话音未落一记狠狠地耳光打在男子脸上,但女子在打完后却一头扎入男子怀里,痛身大哭起来。男子见状牢牢地抱住自己的妻子,也许刚刚只有他才知道这句比泰山还重的话带来的无力感,他知道有些话必须由作为丈夫的自己来说,这是个令人崩溃的决定……两人相拥跪地而泣,彼此相互依偎着一起接受这个痛人心首的现实。

时间来到一周后,由于付不起高昂的医疗费,夫妇二人带着孩子绝望的走出医院大门,又在之后的时间里商量着将孩子送出去。

“我不想看见孩子在我的面前离开…或许在外面还有希望呐…万一被人捡走,万一…”男子说着,女子也含泪默认了,两人抱着孩子行走在大街上……

“让我再看一眼吧…”

“咱们…谁也不看…看了就放不下了……”

“让我给璟冉留点东西吧…如果有机会的话,他说不定能找到我们,或者我们找到他…”

“……”男子没有说话,好像已经默许了女子的说法,站在原地看着母子坐着最后的告别。

女子将一枚平安锁和一封信放在了孩子的衣物里。

“璟冉乖,妈妈要走了…不是妈妈不想带你…妈妈是个恶魔,是妈妈不对,对不起璟冉…”

片刻后,两人将孩子安置好路边比较容易被发现的地方,转身依偎着渐行渐远。

直到夜里女子一个人又悄悄地回到了放置孩子的地方,只是孩子早已经不在了。女子看见后慌忙的找,心里想着如果不是被好心人走,被人贩子捡去又或是被野兽叼走咋办,越想越急,女子也开始没有头绪的沿着路边奔跑,边跑片找。漆黑的夜里,除了偶尔过往的车辆能带来一瞬的可见视野,剩下的便是摸不着的黑暗。随着时间的叠加,女子体力也开始降低,直到头脑开始逐渐变得不清晰,眼前的视野变得越来越模糊……

“本台报道,今日夜里23:21,在101国道上发生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事故造成一死一伤,死者是一位女士,目前事故正在调查中……”

几天后不知妻子去向的男子接到警方传唤,让其去警局认领尸体,那场车祸的死者便是男子的妻子……

半个月后男子的尸体被邻居偶然发现,后来听说是因为精神压力太大,服了过量的安眠药致死的……

时间一晃7年,当年的那个天生癌症的幼童如今以是一个少年,只是体态看起来比正常的少年都要瘦弱很多,当年在被父母丢下后,很快被一位路过的花甲老人捡走了,老人还给幼童取了名字——“阿宝”,就这样,老人便开始细心的照顾起了这个孩子,老人是个有点文化的儒妇,膝下没有子女,所以对这个捡来的孩子爆出格外的母爱,这亦或是神明感知到奶奶的善良,亦或是孩子顽强的生命力让神明都为之震惊。幼童在老人的照顾下慢慢成长,虽然体型看着比较羸弱,但活着就已是天大的运气了。

俩人平日里的生活全靠老人的低保,亏得老人平日里手勤,会去捡拾一些被人丢弃的废旧瓶子和轻量物品到回收厂换钱,他们的日子才算一天天过得下,偶尔也会有好心人遇见捡拾废品的老人,见她可怜会援助一番。

少年自懂事起,老人就开始教少年认识一些简单的汉字,偶尔家里来客人时,也会让客人教自己,现在的少年对于汉字一点都不陌生,相反,阅读书籍让少年对外面的世界有了想象和向往。少年在家里也是异常的懂事,就算身体再羸弱也会力所能及的帮老人负担一部分劳动。时常帮助他们的好心人也对这位懂事的少年抱有极好的好感。

“阿宝,你身子弱,没事就不要往外跑了”

“知道了奶奶。”

少年身子疲弱,老人自捡到这个孩子起就有所察觉,所以一直不曾让他出过院子,即使自己外出捡拾废旧物品,也都会叮嘱他安心待在家里。而少年也从未抱怨过,他也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也知道老人对自己的用心。…直到临近黄昏,老人的身影出现了山头时,少年才会冲出门去搀扶老人进屋。

每个夜里少年都会问老人:

“奶奶…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啊?”

他的眼神总是饱满的,充满期待和向往,即使老人每晚诉说的都是同样的内容,少年都还是会满怀欣喜。因为那些是自己只能在破旧的图书书上看见的东西。

“奶奶,我想去看看书里说的大山大河,高楼大厦。”

“大山大河你不是天天都看嘛。”老人眯笑着说到。

“不是啦奶奶……”

“哈哈,奶奶知道,不过,需要等你长大一些奶奶才放心你出去……”

“多大才算大呐?”说道这时,老人将衣袖向上裹了裹,露出枯枝一般的手臂指着对少年说道:“起码您的小骨架要和奶奶一样哦,哈哈哈呵呵…”老人一脸慈祥的笑着,顺手摸了摸少年的头。

“啊…那要等多久啊。”

“不用很久的…阿宝很快就会长大的。”奶奶的话气比起刚刚有些许低落,或许心中明白,自己可能等不到看见自己的孙子长大,亦或是知道自己孙子本就柔弱,要成长到自己所说的程度,或许不可能了。

“对了奶奶…我从那些叔叔送的书上知道了原来每个人都有一个特殊的日子——生日。”

“……”听到这老人沉默了片刻,自从捡到这个孩子,至今都未能帮孩子过过生日,陆续忙碌几乎耗光了老人所以的空闲。

“阿宝想过生日了?”

“嗯嗯!书上说生日可以吃好多好吃的,还可以许愿,奶奶会给我过生日吗……”

“那阿宝的愿望是什么呐?”

“奶奶,愿望这种东西不能说的,说了就不灵了!”

“啊?哈…哈……谁告诉你的?”

“书里啊,还有那些教我的叔叔好像也提到过呐。”

“生日啊…阿宝想过得话,那么我们明天就过吧”老人若有所思的回答着。

“真的!太好了!”少年高兴地合不拢嘴,小脑瓜使劲的在老人的怀里蹭着,老人也是露出溺爱的眼神,轻轻的将少年揽在怀里…两只如枯木枝一样的双手此时却比柳条更柔顺。

“睡觉吧…明天奶奶给你过生日。”

“嗯…”少年带着期待入睡了。

次日凌晨五点老人起身了,踉跄地跨出家门,天蒙蒙亮,暮色里只有佝偻的老人朝着山下缓缓走去,老人的独院孤寂的安在山顶上,除了鸟兽陪伴身边只有少年一人,下山的路很远,赶着凌晨的暮色下去为的是多拣点废品换钱,回来给自己宠溺的孙子过一次生日。想起来,自己自捡到他起也快第八个年头了,却从未想起给他过生日,昨晚却突然起提,老人内心也是感到些许愧疚……

时间转眼来到傍晚。老人忙碌的将食物摆在一张不大的小桌上,少年看着也是兴奋地开始摩拳擦掌。

“好耶,过生日了!”

“还没许愿呢!”

“对!许愿许愿”说着少年学起了书里的动作,有模有样的许了个愿。

“和奶奶说说,是个什么愿望。”

“奶奶~!”

“好好好,说了就不灵了,奶奶不问了,吃吧”

“嘿嘿,奶奶先吃!”

“为什么吗呀?阿宝过生日当然是阿宝先吃啊。”

“奶奶…你肯定很辛苦吧,为了帮我过生日……不过奶奶好像也没有过过生日吧,不如奶奶也许愿吧,好不好。”

话说完,老人凹陷的眼眶下泛出一丝湿润,眼角的皱纹挤压在一起勉强挤出一张笑脸说到;

“好…奶奶依你,奶奶也许愿。”

“嗯,不许说出来哦。”

“好,奶奶不说出来。”

生日过的很温馨,少年的脸上露出从未有过得笑容,老人也是一脸慈祥,少年和老人伴着月光和灯火嬉闹在寂静的夜里……

时间又在不经意间走过了五年,少年成长不少,可是依旧显得很羸弱,老人也在时间的推移中渐渐失去行动力,不住像从前一样日复一日的下山捡拾废品。往常的回收站也因为少了老人的光顾变得冷清了许多。世界为数不多的公平就在于时间。

“奶奶,饭好了。”

“好,奶奶马上来。”老人脸上显得疲惫,语气也带着些许粗气,很是卖力的从不到半米的床上下来。

“奶奶您慢点,我扶着你。”

“来了,来了……”

少年很轻柔的搀扶着老人下床,好一会儿功夫老人才安坐在一张老旧的竹椅上。桌上粗糙的食粮就是两人的晚饭,几片菜叶和几乎清澈的汤形同佳肴。

“等明天我再出去一趟,去帮葛大爷做工,赚了钱回来再给您做更好的。”

“唉…你少往山下跑…身子骨本就弱……”

“您放心吧,我现在可比您强壮许多了,您就好好待在家里吧。”

“唉,那明天记得早些回来。”

“嗯……”

第二天少年早早的出门了……

一段时间后院子外传来几阵嬉闹声,老人还依偎在床上,吵闹的声音将她吵醒,带着些许迷糊的神情艰难起床,几个踉跄的脚步才走到皮纸窗前。

“砰!哈哈哈……”

“砰!!!”

透过窗户看见三五个孩子往老人的院子里丢鞭炮,看他们的穿着应该是下山农户的孩子。这些孩子是出了名的捣蛋鬼。

“咳……你们这些臭鬼头,咳咳……”老人拖着步子焦愤的走出门呵斥着。但那些孩子们却不为所动,反而更变本加厉的戏闹起来。

“老妖婆来了,快炸她。”

说罢就又往院子里丢鞭炮。

“臭鬼头,咳咳,我……我教训你们……”

老人挥舞着拐杖朝着那些孩子走去,可是一个踮脚便踩空了,身子硬生生啪的一声重重的砸在地面,身子也几经抽搐。

“哈哈哈,老妖婆被我们收服咯,继续炸她,继续炸她!”

看见老人的举动,那些孩子显得格外高兴,不停的嘲笑着老人。

“霹啪”的几声连连回响,老人的身子也在地上不停抽搐,身体不时传来撕扯的呼呼声,其中一个孩子被吓到了。

“等一下……她是不是?”他心慌的说着,心里有股说不出的后怕。

“咦……好恶心,她是不是要变身了?”另一个孩子调侃的说到。

“不管了,感觉好可怕,我们再丢几个进去就跑吧!”有孩子补充到。

接着就又往院子里丢了几个鞭炮后就灰溜溜的跑了,老人还在艰难抽搐着,双手无力的抓拿着地面。嘴里还不停泛出白沫。

也不知过了多久,院子外的门被轻轻推开,外出的少年才终于回来,看见瘫在院子里的老人和一地的红皮鞭炮,少年立马担忧的冲上前去。

“奶奶!奶奶你怎么样了?奶奶!”少年搀扶l老人,颤颤巍巍的走了几步就停下了。

“奶奶,我…回来了…奶奶你不要吓我啊……”少年带着些许哭腔说道。

“阿宝…”老人听见孙子的呼喊,也在尽力的回应着。

“奶奶,你没事吧,怎么回事?院子里怎么会有那么多鞭炮啊?”

“奶奶没事……有几个小鬼跑来咱们家,被奶奶打跑了而已……”

“奶奶……你别说了,我扶您进屋。”

夜里少年细心照顾老人,但老人的情况却不见好转,少年越发担心了。

“奶奶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没事…你忙你的吧,还没吃晚饭呢。”

“好,好,奶奶您休息,我去给您做晚饭,今晚有好东西,葛大爷他们家今天杀了头三百斤的大肥猪猪,还送了我半两肥头,我马上做给您吃。”

说罢慌忙摆弄起来。一时间,老人也不再言语,眼神显得无力,那满是皱纹的面容上显露出的只有可怜和心疼。

“傻孩子……”双唇无声的吐露出三个字……

很快那半两肥头被烹煮出来。

“奶奶,来,您吃一口。”

“奶奶不饿……”

“怎么会不饿呢…奶您吃一口吧”

“阿宝你留着自己吃吧,奶奶想休息了,奶奶感觉有点累了…”

“那我给您留着…”

说罢老人微微点点头安静的闭上了双眼。

时间来到第二天清晨,少年又早早的起床了,他瞟了一眼老人的位置,见老人的身子还包裹着被子便开口说到:“奶奶,我今天还去葛大爷家,我会尽早回来的,昨晚的肉给您留在灶头了,您饿了记得起来吃啊。”

老人那边没有回复,少年以为老人还没有醒别没有过多打扰。

“那我出门了”

……

“阿宝,我们的人生何其短暂,在捡到你的时候,我已经67岁了。如今几年间你也是个大小子了,奶奶也累了,不能一直陪着你。记得捡到你的时候,连奶都没借,我这老婆子的奶呀,真是被你这个小家伙折磨透了,好歹是挺过来了。但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去怪罪你的父母,天下没有父母会舍弃自己的孩子,你身上天生有怪病,想必他们也是尽力了所以才把你丢下,他们也可能自己的难处,幸亏有老天爷保佑,没让你的怪病继续折磨你。现在奶奶要走了…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我去和老天爷理论去,让他一直保佑我的阿宝。就和奶奶和你一起许的生日愿望一样,奶奶只希望你一生平安就好。奶奶不希望你和奶奶一样一辈子就呆在这个小院子里,外面的世界或许可以让你找到新的归宿,凤凰如果不展翅那和雏鸡没有区别,奶奶很高兴捡到你,在奶奶的暮年,能有你陪伴,奶奶很高兴,也很幸福……”

这是可能老人最后想告诉却没说出口的话,离别前的走马灯总是孤独寂寞的…

“奶奶……我回来了,奶奶你怎么还在睡啊,肉也没吃……”少年拖着泥泞的身子走到门口,看见依旧不动的老人转身走向灶台。

“您等下,我热一下再给您端来,对了那几个欺负你的孩子我今天遇见他们了,还帮您出了口气,您放心吧他们后面不会再欺负您了。”

至于少年的这句话,在后来的目击者中听说,那天少年独自一人在折返的路上遇见那几个捣蛋孩子,那几个孩子也是直接将他作为恶作剧对象,知道他是老人的孩子便叫嚷着小妖怪,野娃子之类的话,少年自然也被激怒,怒斥反驳他们后,就遭到他们的围攻了,那些孩子中,其中一个大一点的,看起来十四五岁的样子,朝着少年丢了颗石子,大喊道:“打野娃子了!他就算老妖怪捡来的野娃子”身边的孩子便跟着一起对着少年丢石子,少年用手遮挡,奈何双手难抵数掌……后面的情况甚至更胡闹,他们合力将少年制服,拖到泥潭里用脚踩踏着,直至被路过的车主发现才制止了……

“奶奶?您生气了吗?今天回来晚了,不过您别担心,这完全是去教训那些欺负您的坏孩子去了……”

“奶奶…”少年跪坐在床边呼喊着,却始终得不到回应。

少年走到老人的床前,轻轻扒开了老人身上的被褥,瞬间一股寒意就朝着少年的面门袭去,手中的碗也在这一瞬间“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奶奶!!!”

少年竭力的嘶喊着,他一下意识到眼前的老人已经离自己远去,内心悲痛一下涌跃出来,其中还参杂着诸多的不甘和委屈。

“奶奶…奶奶……”

少年就那样一直瘫坐床前,循环往复的喊了无数遍,直到自己完全力竭昏倒在地上。

4天后,那名时常会上山给老人一家捐助的人发现了昏倒在地还有一息尚存的少年和老人冰冷有些发臭的尸体,将少年送往就近的医院治疗后,也安置了老人的归宿。

病床上依偎着面色苍白的少年,身型还是异常于常人的瘦弱,嘴唇和眼皮已经皱起,完全趴在骨架和眼球上。但看外貌,很难想象这是个九岁的少年,瘦高的身躯缠满仪器的管道和线路,床边没有一个陪伴的人,整个病房除了少年就是滴答作响的仪器和吊水瓶,孤独感占据了大部分空间,这样更使得本就狭窄的空间更压抑。

少年醒来,他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的医院,现在有为什么躺着这里,一切都显得格外陌生。正在此时一名护士推着载着一堆大大小小的药瓶车走进来喊到:

“病人0017,到吃药时间了!”

少年努力地支起身子,发青地嘴唇和眼皮不停的颤抖着,更本不受控制。

“咳…咳咳…”喉咙也开始不听使唤,用尽力气嘶嚎着,但疲倦的身体却给不了喉咙更大的嘶嚎舞台,只听病床处传来棉弱的几声咳嗽…无措的看着护士。

“病人,你的亲属呢?”

“……”少年貌似并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眼神呆滞的看着护士的双手进行药剂配对。

“你住院有一段时间了,听说您是癌症复发晕倒在路边被好心人发现送到医院的,但一直不见你家属,如果你没能补齐住院费和医疗费,医生说会给你停药的…”护士一边熟练地操作着今日的药量配比,一边和少年解释到。

“嗯……”少年眼神变得更加空洞,只是动动嘴唇也费尽了力气。

“好了,张嘴把药吃了!”护士一把递过治疗药剂,抵在少年褶皱的不成样子的边上,药剂随着嘴角缓缓流入青年的口中,伴着颈部微微的跳动进入体内。

“好了,你休息吧,我明天再来”说完护士便带着推车出去了,留少年呆滞在病床上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少年的身体缓缓躺下,双目望着雪白的天花板…

“那个是什么东西啊,好恶心!”

“野人!是野人!”

“大家快把野人丢到泥潭里!”

少年的脑海里回荡着这些声音,泪水不自觉的从眼角流出,这不是他想象的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应该是和书里一样,是美好的让人向往的,会带着山灵和微风轻轻的给予怀抱,想着想着,双眼朝着窗外望去。

少年努力将手抬起伸向窗户的方向,努力地想抓住这片美好。

“哗~”窗帘被一名刚进来检查仪器的护士关住了。

“0017号病人,你的情况不能受光和外界干扰,需要安静的休息,请你把手放回去,现在的你很虚弱,医生说了最好不要乱动!等你好转了,我们会带你去外面透透气。”护士向少年解释到,少年眼神无奈,又变得举止无措,将手又艰难的收回,身体扭动间或许是因为身体过于虚弱,或许是病情又加重了,少年微微颤颤了几下…

“咳…咳咳。”

“你没事吧!”护士看见少年拖着身子艰难的咳嗽抽动着,急忙询问,并走到跟前查看情况。

“说了不要随便乱动呀…好好休息吧,你的情况需要静养…”护士边解释边整理少年身上的仪器和管道设备,同时不断轻抚着少年的胸口。少年微微张动嘴唇,褶皱的外皮能明显看见皮质被拉扯裂开的情况,“谢谢…”

“……你好生休息吧。”护士在检查完毕后便丢下这句话走出病房了。

又过去两天后那位帮助少年的好心人再一次来了医院,这次是来看望少年的。

“阿宝…”青年男子进门便递给了少年一包东西,少年用手接过,这个是自己一直没见过得。

“拆开看看吧……”

缓缓打开后,是一条银白色的平安锁,锁上刻着两个字,“璟冉”。另外还有一封信……

“这是……?”

“这是从你奶奶的遗物里……”话还没说完便被少年打断。

“奶奶!我奶奶现在在什么地方?”

“……”

青年男子沉默片刻说道:“她已经走了…”

“对啊……奶奶已经走了……”少年这才想起老人早以离去的事实。

“这里的东西你先打开看看吧…或许是你奶奶给你留下的。”

少年带着哭腔将信封拆开,扫了一眼,将其递给了青年男子。

“亲爱的孩子,我的璟冉,很抱歉我的孩子,妈妈不知道你能否能看见这封信,但妈妈真心希望你能看见,你如果现在看见这封信一定过得很好吧,一定是健康的惹人疼爱的孩子,肯定是。璟冉可是最乖的。抱歉呐,妈妈不该丢下你,妈妈是个罪人,是个恶魔。妈妈不求璟冉能原谅这个不称职妈妈,妈妈只希望璟冉可以好好的活着。如果你有梦想,请一定努力去实现。妈妈会支持你的,而你的妈妈将不配拥有和你一起共享梦想成果的机会,请把这个果实留给抚养你长大的人,他们比天使更圣洁。感谢他们可以替妈妈好好的爱你。我的小璟冉啊,妈妈相信你一定会是天上最闪耀的那颗星星……”

“妈妈……”少年拿着信,眼神透过褶皱的眼皮直愣愣的看着信上的内容,一时间接受信息过多,一直呆坐了许久,青年男子也不会想到,跟随老人十余载的少年还有着这样的身世,也是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

“戴着吧,这个是是你妈妈留给你的……”青年男子将平安锁穿在少年脖子,安慰几句后便和少年道别了。之后男子在网上发起了寻人启事的帖子,在一段时间后男子的得知了少年的父母在当年丢下少年后就先后发生意外去世了…这或许就是天命一类的吧,接着男子便准备回医院告知少年父母的情况。

转眼来到了医院这边。

“为什么给他停药了…我不是…”话音未落便被一名护士打断。

“先生,您没有按时缴纳医疗费我们只能停了,并且在您已经超过缴费时间接近一周了,我们是三天前停药的,已经最大程度的延长了,医院里的其他病人也需要,我们不能因为他们付了款缺不给治疗……”

“这是什么歪理…医者父母心,你们就没有一点怜悯吗?”青年男子怒斥到。护士被回怼的哑口无言,缓缓退后。青年男子推开一旁的护士,走到少年跟前。

“阿宝,叔叔回来了…”

“叔叔…”少年竭力的回答道。现在的他显得比之前更加虚弱,如今的他只剩一身皮质包裹着干柴般的骨架。

“叔叔打听到你父母的消息了,……只是……只是”青年男子握着少年有些许冰冷的手,迟迟不敢开口往下说。

“只是…什么啊…叔叔…”

“只是…他们和你奶奶一样都不在人世了。而且是十多年就已经……”说着泪水已经流到了下颚处。

“哦…这样啊…”少年的眼神彻底失去了光芒,少年回想起当初被丢在泥潭里身体受到的欺负欧打也远远不及现在这般沉重。

“谢谢你,叔叔……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赵明羽……”

“明羽叔叔……”

病房里的空气变得异常刺骨,与其说是病房,这里更像是冰窟,那些仪器是冰冷的,输液管是冰冷的,床是冰冷的,被子是冰冷的,停留在这里的人也是冰冷的。这一刻时间完全静默了,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任何影象。完全是一片死寂……

“阿宝……”

青年男子低声呼唤着,他已经意识到这个孩子离开这个世界了,泪水也更加不争气的从眼角涌出,他的手紧紧的握着孩子的手,来回揉搓着,强烈的希望自己产生的温度可以让冰冷的躯体有复苏的迹象。可是他又比谁都绝望的知道这根本不可能办到。

不久,青年男子从医院要回了少年的遗体,把他和少年的奶奶葬在了一起。

“阿宝,希望你的来世不要再像如今这般痛苦,这个世界不配拥有你…它亏欠了你太多了……”

悠长的山路上自此多了一个平凡的身影。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div>

打赏
回详情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19
APP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下载APP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月票
打赏
已收藏
收藏
顶部
该章节是收费章节,需购买后方可阅读
我的账户:0华币
购买本章
免费
0华币
立即开通VIP免费看>
立即购买>
用礼物支持大大
  • 爱心猫粮
    1华币
  • 南瓜喵
    10华币
  • 喵喵玩具
    50华币
  • 喵喵毛线
    88华币
  • 喵喵项圈
    100华币
  • 喵喵手纸
    200华币
  • 喵喵跑车
    520华币
  • 喵喵别墅
    1314华币
投月票
  • 月票x1
  • 月票x2
  • 月票x3
  • 月票x5